【欧瓷鉴珍】赫伦:赛弗尔玫瑰系列(Sevres-roses)


扫描微信二维码咨询

赫伦Herend赛弗尔玫瑰系列,共有两种不同的类型设计:SPRO、SPROG。它们的特点是精致可爱的粉红色玫瑰花蕾以及强调几何对称和几何线条区域划分和包裹。赫伦赛弗尔玫瑰系列是19世纪经典的法式宫廷风(French-court-style)与帝国风格(Empire style)设计的折衷融合。

▲19世纪的赛弗尔瓷器,Herend赛弗尔玫瑰系列借鉴的原型

SPRO这种可爱的图案,于19世纪后半叶逐渐浮现于世。最特别有吸引力的,是其严肃的几何形状和法式浪漫玫瑰的对比方式。白底上金光闪闪的花环构成格子状的构造,每一个框架都有一个笔触细腻的粉红色玫瑰花蕾,伴随着呈垂直或对角线布置的四片绿叶。这种精致的、强调几何规则的设计特别吸引那些喜欢平衡与和谐的瓷友。但是在售的赫伦Herend赛弗尔玫瑰系列中难觅SPRO设计的踪影,颂师傅推送的图片也大多是在售的SPROG设计。



SPROG相对于之前的图案,这是一个更自由,更时髦的版本。严肃的正方形SPRO感觉在鞠躬,形成菱形网格,颇具动感。花架覆盖在镶金饰片的白底上,从中央的花盘上射出一个玫瑰花蕾,四周环绕着四片绿叶。这种优雅、轻快的图案也可以追溯到19世纪下半叶。

▲此类赫伦瓷器中方正和直筒器型设计也来自法式帝国风格(Empire-style)。

【花蕾萌发】

赫伦的赛弗尔玫瑰系列设计灵感来自赛弗尔瓷厂(SÈVRES)以及欧陆其它窑厂赛弗尔风格仿制品长达半个多世纪的演化。那一朵朵被四片绿叶衬托着的粉红色玫瑰花蕾着实不简单,它们源自一名被誉为“花卉绘画的拉斐尔”的艺术家皮埃尔.约瑟夫.雷德韦(Pierre-Joseph-Redouté )。

出生于卢森堡的比利时艺术家和植物学家皮埃尔.约瑟夫.雷德韦一生擅长绘画花卉植物,尤其以玫瑰闻名,曾是路易十六玛丽皇后和拿破仑约瑟芬皇后指定的宫廷画师,他作品中的玫瑰也成为众多欧洲陶瓷艺术家绘制玫瑰的教科书样本。雷德韦被誉为花卉绘画中的拉菲尔,从故乡布鲁塞尔来到巴黎之后,便即展开了他的花卉绘画生涯,以其精湛的技艺,成为当时法国三位皇后的御前画师,即路易十六的皇后玛丽·安东尼(Marie Antoinette,1755-1793)、拿破仑之妻约瑟芬与拿破仑第二任妻子玛丽‧路易丝(Marie Louise,1791-1847)。

到了十八世纪与十九世纪,随着欧洲人的全球探勘冒险活动,各类奇珍异物涌入,珍希的植物成了当时法国上流人士的新宠,雷德韦便在这种流行时尚之下,成为了花卉绘制的大师。他在伦敦时,习得彩色细点腐蚀的铜版画技法,将这技法用来制作他参与制作与自行编印的植物图鉴,除了前述两本与马梅森堡有关的植物图鉴外,他的其他重要作品包括了1802-1816年有486幅图的《百合图鉴》(Les Liliacees)、1817-1824年有170幅图的《玫瑰图鉴》又称玫瑰圣经(Les Roses)及1827-1832年有144幅图的《美丽花卉选》(Choix des plus belles Fleurs)。

【玫瑰狂热】

为什么当时赛弗尔瓷器设计热衷于玫瑰图案呢?这正与法国历代皇后对玫瑰花的喜爱分不开,颂师傅在此以拿破仑之妻约瑟芬皇后为例向瓷友们讲述其中的渊源。位于巴黎近郊的马梅松堡(Château de Malmaison)曾是拿破仑一世(Napoléon Bonaparte,1769-1821)第一任妻子约瑟芬(Joséphine de Beauharnais,1763-1814)的居所。1799年,新婚的拿破仑夫妇买下这栋庄园。在拿破仑登基(公元1804年)搬迁至圣克卢堡之前,两人在此共度了几年的美好岁月。买下马梅松堡后,喜好园艺的约瑟芬希望在此建立欧洲最美的花园。由于对玫瑰花的偏爱,她开始栽种玫瑰;随着拿破仑的四处远征,搜集的玫瑰品种愈来愈多,至1814年,据统计已超过两百五十种。马梅松堡花园以英式风格打造,是当时最前端的设计,甚至远聘苏格兰园艺家布莱奇(Thomas Blaikie,1758-1838)与霍斯顿(Alexander Howatson)、法国植物学家梵得纳(Étienne Pierre Ventenat,1757-1808)与法国玫瑰专家杜彭(AndréDupont)等人量身规划了此座玫瑰花园。

1803年,植物学家梵得纳在约瑟芬的委托下,出版了《马梅森堡花园》(Jardin de de la Malmaison),记录了马梅森堡花园中的珍希植物。他死后,约瑟芬再请当时法国知名的探险家与植物学家邦普兰(AiméJacques Alexandre Bonpland,1773–1858)继续打理花园。约瑟芬离婚后,邦普兰亦接管了诺曼第纳瓦勒堡的园艺工作,并出版了《马梅松堡与纳瓦勒堡的珍希植物》(Description des plantes rares cultivéesàMalmaison etàNavarre),收录了64种植物。在这两本植物图鉴的制作上,比利时画家与植物学家雷德韦(Pierre-Joseph Redouté,1759–1840)都积极参与,可说决定了这两本植物图鉴的美感与风格。

正是法国皇室对玫瑰狂热的喜爱,自然促使了作为御用瓷窑的赛弗尔瓷器热衷于玫瑰图案的设计。瓷器上绘着的小小粉红色玫瑰花蕾设计图案竟然出自尊贵典雅的法国宫廷风格(french-court-style)植物图鉴铜版画。

【设计风格确立】

由于19世纪数学在欧洲的极大发展,新古典主义与强调数学几何对称、几何分割以及有序排列结合相接诞生了拿破仑时期的帝国风格(Empire style)。

虽然此前法国的新古典主义设计更优雅、更华丽。但是让上绘图案中散花玫瑰在白瓷曲面上有序排列是及其困难的,之前的赛弗尔玫瑰更松散、呈现随机分布的设计图案更依赖于画师的个人经验。

▲以上为1790年至1820的赛弗尔瓷器按生产时期正序排列。可见随着年代的推移,赛弗尔的图案设计越来越几何化。

【吸收养分终成经典】

有关注赫伦瓷器的瓷友们大多知道,赫伦瓷器于19世纪20年代中期由文斯·斯丁格尔 (Vince Stingl) 在匈牙利西部的同名小镇成立,他进行了大量瓷器研究实验,但因资金耗尽, 赫伦瓷器工坊随之破产。直到10年之后的1839 年,文斯·斯丁格尔的债权人莫尔·菲舍尔 (Mór Fischer) 接管了赫伦瓷器工坊,赫伦瓷器才专注于瓷器生产。战争导致的进口贸易中断带给了赫伦瓷器一个扬名立万的机会,从1849年开始赫伦瓷器成了匈牙利贵族们苦求不得的高档进口瓷器替代品。由于菲舍尔在生产执行和艺术创新方面的高度专注,仅仅几年后,赫伦瓷器就成为匈牙利乃至欧陆其他国家的贵族阶层的主要消费品。

那么在1849年赫伦为能够打开市场做了什么呢?这次成功归功于莫尔·菲舍尔。他是个聪明且懂得经营的人。当时,他发现匈牙利贵族们花了巨资从国外的实用瓷器套组(茶具、咖啡组、晚餐组等)一旦有一两件损坏,七零八落的实用瓷器套组使用起来很是不体面,也让那些匈牙利贵族们心疼。战争导致的进口贸易中断,再加之梅森、赛弗尔等上规模的知名窑厂赶制整套几百上千件实用瓷器的套组订单都来不及,根本不care匈牙利贵族们几只杯碟这类的小订单。莫尔·菲舍尔察觉到了这个重要的商机,于是专门为贵族们做同款瓷器。很快,连欧洲知名的梅森,赛弗尔的破损瓷器也被送来修复以及定制替补件。时间久了,这些瓷器设计和器型甚至替代工艺都被赫伦技师们琢磨了个通透。各大窑厂设计就这样被赫伦模仿了个遍。不久之后,卡罗尔.伊斯特哈兹伯爵夫人(Count károly esterházy)首开先河直接要求莫尔·菲舍尔仿制一套Meissen,用来替代其对昂贵萨克森瓷器的需求。赫伦堪称当时的欧瓷山寨之王,这种善于制作替补件的传统使得赫伦成为世界上唯一一家可以随时定制自己所有产品设计的瓷器厂商,只要赫伦历史上生产过的产品在今时今日都可以根据客户需求再现出来。其他欧陆瓷器厂商虽然也同样保存有历史上所有的模具和设计资料,但受制于技术和材料,只能复制重现自家经典产品中大约20%的产品。

正是吸纳了赛弗尔瓷厂(SÈVRES)以及欧陆其它窑厂赛弗尔风格仿制品在19世纪长达半个多世纪的演化而成的经典设计理念,我们才能够看到今日大放异彩、其设计理念传承百年之久的Herend赛弗尔玫瑰系列。



往期文章:

发点11-12月份图片

皇室授权的瓷器品牌有哪些?

永远让人惊艳、惊讶的英国皇家瓷器AYNSLEY (安兹丽)

浅谈德国梅森瓷器(Meissen porcelain)收藏(入门篇)

Meissen's Gold X form系列 茶杯,茶托 & 甜点盘

英国皇家道尔顿(ROYAL DOULTON)

梳理一下欧洲主要瓷器品牌

版权声明

内容来源于网络,若侵权,请联系删除